我和列车员的故事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6-11-05 07:42:03   评论:[已关闭]   打印本文

【龙虎网报道】我现在是在科隆开往法兰克福的ICE火车上,车厢上方的速度屏显示,现在列车的速度是每小时135公里:下午3时51分,我将准时到达法兰克福的北车站——如果没有发生火车撞车或恐怖事件的话。我敢说这样的话,是因为德国的列车太准时了。我现在听到美国球迷对德国“列车精确”的形容:“你在德国可以看着列车的到达和离开校对自己的手表!”不过物极必反,有时德国人的这种精确难免让我们感觉他们简直就是固执。由于在科隆的活动取消,我只好自己在车站找转去法兰克福的车。按图索骥在列车运行图上找到了13时37分的ICE509次车上有着法兰克福的德文模样,匆忙赶到11号月台却傻了眼:月台上两列车同时准备出发,我该坐哪辆?这可不能含糊——忽悠一个小时我可就南辕北辙地出去100多公里了!找列车员问吧,结果列车员还听不懂我发音的“法兰克福”,我只好把他拽到列车运行图前,指着“509”“给他看……终于上车了,我安心地坐了下来;没想到列车员可开始为我一个人忙碌起来:他先是把我领到火车上的德国火车地图前,指着法兰克福对我询问,看到我点头他才走了;但没过一会儿他又回来了,和我叽里咕噜地来了篇英语的长篇大论:我好不容易听明白了,这趟车不到法兰克福中心火车站,在法北就要下车;否则就要坐到波恩去了!等我千谢万谢地告别了这位好心的列车员不久,他又回来了:这次是一再告诉我“火车要停6站,一定要在15时51分下车,否则就误事了!”说实话,我前面是感谢,后面是真烦了:谢您了!我不是小孩子啦!和长住德国的华侨朋友聊起来,大家都说德国人精确的好处,也都说受不了德国人的固执:认死理。那天在球场吃“球迷快餐”,分别听到了美国人、德国人和中国人买快餐的语言:美国人说“如果给我一杯啤酒我很喜欢。”中国人指着啤酒说“一杯”,德国人表达得准确严格但不含蓄:“给我来两杯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