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学园祭之洗具篇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6-11-04 22:57:19   评论:[已关闭]   打印本文

第十六章 学园祭之洗具篇 “……”后台休息室里,白石藏之介和真田夏堇正面无表情的大眼瞪小眼。“真、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良久,某人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嘛~谢谢阿介的赞美哦!”“……你还真是不谦虚!”“是我的就是我的嘛,有什么好谦虚的~”“……”某人完全不想再发表任何看法。“哎呀呀,反正你们本来就没什么形象,毁一下娱乐大众有什么关系啦!”眼看白石的脸色有白转青的趋势,某堇很聪明的转移话题:“阿介生日快乐哟!”“……恩。”快乐你个大头鬼!“我有准备礼物喔!”“……恩?”白石藏之介挑眉看着一副“快问我啊问我啊”期待表情的真田夏堇,不语。目光激战,在空中擦出劈里啪啦的电火花。“诶诶诶,算我败给你了!真是没有一点少年的样子呢。喏,礼物!”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着,真田夏堇拿出鼓鼓囊囊的**礼品袋,不等主人发话就直接拆了递过去。——质地柔软的抱枕,底色是澄澈的天蓝佐以纯黑的滚边,精致而不失大气。正中则是十个风格各异的Q版人物造型,是国中时的九名正选加一个经理。“你做的?”“恩啊,还不赖吧?嘿嘿~我可是为了让大家永远亲密无间地在一起呢!可别感动的痛哭流涕哦,我找我家弦一郎去了,拜拜!”思兄心切的某人瞬间消失。“……呵,才不会感动的痛哭流涕呐!”一反常态的没有气极败坏,任由好奇和惊叹着的部员们拿走抱枕研究,白石藏之介只是举起某堇一并递来的钥匙扣,正对阳光。兔子样的形状,打开后就是一面小巧的镜子,镜面折射出耀眼美丽的光芒,仿佛能穿越空间,看到大洋彼岸的晴朗。国中结束后,不止原网球部经理真田夏堇去了神奈川的立海大,原先的副部长小石川健二郎也随父母去了国外,另外还有财前光和远山金太郎因为年级的原因依旧留在国中部而不能常常碰见。只是,大家的关系却并没有因此疏远。健二郎每周会发来一封E-mail问候大家,而真田夏堇则几乎是一天打一个电话来絮叨一番,财前和小金没事也会溜到高中部来看网球部训练。一切都似乎不曾改变。或许是因为由共同的梦想而滋生的友情能更为长久,可以跨越时间、地域的限制依然芬芳如初。一如十年前的初见,最初的单纯与天真依然能铭刻于心,一直不曾忘却的约定也被深深埋在记忆匣子中,任时光老去。等待着有一天被谁打开,轻轻翻阅这温暖但微微泛黄的书页。『抱歉,找不到答应过你的大镜子呢。』『没关系,即便缩小了,它也依旧是兔子样的镜子,从未曾改变。』~~~~~~~~~~~~~~~~~~~~~哦哦~四天宝寺众人的龙套出场暂时告一段落~~~~~~~~~~~~~~~~~~~~~“夏堇前辈,好久不见了呢!”嗓音甜美的女生欣喜的喊道:“请前辈一定要收下我小小的心意哦!”热气腾腾的章鱼烧装在纸盒里,看起来便是十分美味的样子。“啊,好……谢谢学妹了。”僵硬的扯开一个笑,真田夏堇双手接过。“夏堇前辈!”“夏堇学妹!”“夏堇桑!”伴随着一路上“此起彼伏”的问候声,某人的手里诸如章鱼烧,糖葫芦,鱼丸之类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同样的,某人的表情也越来越机械化。“哟,我们小夏堇还真是受欢迎啊!”轻挑的声音响起。“横山律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万分不爽的眼神向后方瞥去,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高挑而熟悉的身影,“呃……七川老师?”“是真田同学啊……”七川唯显然也吃了一惊,“原来你就是律说的表妹啊!”“哈?咳……还真是巧啊!”“我跟律是大学同学,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七川唯淡淡的微笑着,“不过刚才真田同学的表演还真精彩呢!”“呵、呵呵,让您见笑了!”难道那封“自生自灭”的邀请函被七川老师捡到了?!那么也就是说她的形象……【Bingo!全被毁了!但是说起来你其实也没有形象这种东西嘛!】【……横山律我诅咒你打一辈子光棍!】【喂喂喂哪有这么狠心的表妹啊?】【……你的表妹又不止我一个。】所谓的表哥横山律,就是真田家嫁出去的长女真田御子(随夫姓后就是横山御子)的儿子,另外长子真田浅川有一子一女分别是真田弦一郎和真田夏堇,次子真田清一有一女为真田香织。其中以性格脾气与真田藤远最为相似且剑道上极具天分的真田弦一郎和容貌出众气质高贵又精通钢琴的真田香织最受真田藤远喜爱。换而言之,横山律是因为不姓真田故不被划入真田家的子孙范围内,而真田夏堇则纯粹是因为自身的不够优秀过于平庸的原因常常被忽视。但可以称之为“幸”的一点是:两名兄长明显是更加关心这个不起眼的妹妹,而且一个行为处事与严谨古板的真田家格格不入的重视自主能力培养的父亲和一个因为写爱情小说而开明随意的母亲则形成了一种轻松自由的家庭氛围,较之于出类拔粹但受约束极多的真田香织来说,也不知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了。【你勾起了我伤心的往事……】【……没什么可伤心的吧?我记得我最亲爱的表妹可不是个多愁善感的家伙呢!】对视,两个人终于笑出声来,随即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同样亲爱的表哥,欢迎回国!”【会回本家住几天吗?】【才不回去,回去肯定被老爷子管死,总要回自己家才对嘛!再说了……】横山律的眼神微微向左侧瞥去,真田夏堇也不着痕迹的将头移过去一点,而后便立刻会意。——是七川老师啊!“七川老师,我表哥刚从国外回来,对这里并不很熟,而我今天又约了很多同学,所以我想麻烦七川老师……”“我会做一个尽职的导游的,真田同学有事就去吧!同学之间也要多结伴出来玩,互相了解呢。”“呃……是!实在是麻烦您了!”漂亮而标准的鞠躬让额间的发丝下垂,恰好掩住了唇边因“奸计得逞”而勾起的一丝阴险笑容。“去吧去吧!”少女干得好哟!“那么祝你们玩得愉快!”那是,也不看看真田夏堇是谁~目送着两人远去,某人隐蔽地朝着悄悄回头张望的自家表哥兴高采烈地比了个V字。“真田夏堇!”是最熟悉的人,不同于常人的冷硬疏离的称呼方式反而更给人安心的感觉。当然,这是在少女文艺情怀萌发的时候才会有的感受,而现在的实际情况则是——因为刚干过一件雷倒无数人的“大事”的心存“愧疚”的真田夏堇,正挂着一脸谄媚的笑容凑到声音比往常明显要严肃几分的正牌亲哥身旁。“弦一郎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嘛!不要生气哈!”“……”真田弦一郎暗金色的眼眸里丝毫不带一分“心软”。“啊呀呀我已经知道错了么!咳——但是我也知道光认识到错误是不够的!”某人依脸色而及时换好话。“所以为了使我再也不犯同样的错误……”话锋陡然一转,“弦一郎我们去喝下午茶顺便增进我们之间和谐有爱的兄妹感情吧!”没等一向严谨的兄长大人作出反应,某堇早就兴奋地奔向了女仆咖啡厅。“哦哦~可爱的小萝莉们姐姐来咯!”刻意模仿的大叔一样的声音,同时伴随着一个清脆而响亮的爆栗……“呃、咳咳……”即使自我催眠啥也没听到啥也没看到,唐棉同学依旧在风中凌乱到无法言语。“嘛,唐棉君不要介意哦,习惯就好。”微笑,淡定地带领石化的几只向女仆咖啡厅进发。明天就是樱花节的最后一天了呢。嫣红春意的谢幕,也代表着夏天将真正来临了。呐,在夏蝉将鸣之时,小堇,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吧?苍蓝天幕下,有着一双透彻紫眸的坚韧少年,笑得肆意而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