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城寒月晓驰思深(上)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6-11-03 11:22:22   评论:[已关闭]   打印本文

光可鉴人的铜镜,梳妆台上几枚花穗、缠枝钗,还盛着她未出嫁前的气息。几案上展开一张徽纸,廖廖两行字,笔搁置一旁,砚台墨汁近干。炉中火焰渐微,红蕊进房添了块炭,火焰大盛,热气蒸腾,房内明显暖和甚多。见沈珍珠依旧临窗看书,只得开口说道:“小姐,入冬以来天气一日冷过一日,你好歹得爱惜自己身子,尽顾着看书,也得趋近烤烤火才好。”沈珍珠听了收书笑道:“好好好,我遵命就是!”说着已放下手中书本,坐到火炉旁,“噫”一声道:“今年的炭火不错,强胜去年的。”红蕊停一停,方说道:“这是,……殿下带过来的,听说是西凉国前几日进贡的,总共才百余条,取了个千吉百利的名字,唤作瑞炭;陛下赐殿下十来条,殿下都带到了咱们府上。”沈珍珠点头不语,稍顷又去拿书。红蕊跺脚道:“殿下坐了大半日,还在厅堂等你呢,这样冷的天,他日日辛苦过来,你总得见他一面吧!红蕊耿直不会说话你一向知道。依我说,这世上哪里有化不开的结。这回的事,确是殿下对不住你,可红蕊也有眼有耳,你若过于执拗,今后可别后悔。”沈珍珠听了微微笑道:“红蕊,你长大许多。”背过身,心中长长叹息,慢慢说道:“你去禀告殿下,我不过想在娘家小住,过得几日自会回返王府,让他不必挂牵,刑部公务繁忙,还得保重身体。”“不回去,再也别回去!”沈珍珠的嫂嫂公孙二娘一脚踏进门,边说边解下腰间佩剑,重重放置几案上。她烈如火,与姐姐公孙大娘的温婉平顺大不相同,厉声道:“凭什么男人三妻四妾,要叫咱们女人受那种委屈。珍珠,你上回嫁过去,是因我不在家中,不然非得阻挡。现在那李俶朝秦暮楚,已有一妻一妾,更兼妹妹这样的人才,尚不满足又纳侍妾,怨不得妹妹伤心。妹妹,你只管在家中住着,不必理什么皇家、殿下。我前月路经范阳、平卢,安禄山屯粮养兵,反象已现,左右不过一年,大唐天翻地覆。可笑长安城上下依旧萎靡奢华,人人醉生梦死,不知是充耳不闻,还是自欺欺人。我从此不再四处游历,只在家中守着父母亲和你们兄妹,有我公孙二娘一柄长剑,没人能伤咱们这一家人!”沈珍珠虽知一剑一箫难以仗游天下,难得这份姑嫂谊,想自己何其有幸,红蕊和嫂嫂固然观点不同,但无一处不是设身处地为自己着想,感触道:“母亲去世后,嫂嫂对我最好。”公孙二娘爽朗笑道:“谁叫我只有你一个妹子。”红蕊见机退了出去。恰在此时,素瓷带了名女婢匆匆走进。沈珍珠瞧那女婢面善,那女婢已纳头便拜,声音中带着哭腔:“王妃,王妃,求您救救我家小姐,只有您能救她了!”沈珍珠这才省起,此女乃是慕容林致的贴身侍婢之一,名唤萱草。不觉倒抽一口凉气,扶起她问道:“建宁王妃出了什么事?”心中大为骇异,以建宁王李倓与慕容林致的义,慕容林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该有李倓出面**,哪里会轮到一名小小侍婢巴巴的跑来向自己求救。萱草答道:“小姐失踪三日以来,我家王爷画影图形,各处张挂,又派王府诸人四处寻索,明查暗访……”“慢着,”沈珍珠打断她的话,问道:“你说,你家小姐失踪三日了?”萱草惊疑的抬头:“王妃还不知道么?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只怕全京城都晓得了!”沈珍珠汗颜,只顾自己伤心,没想到外间已出了这么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