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官为什么能大贪?

文章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编辑:石头   浏览次数:18072 次   评论:[已关闭]   打印本文

广州“房叔”蔡彬受到双规,又爆出「房姐」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龚爱爱在京有20多套房产,接著,在网上收到一堆传言「山西房媳丈夫被曝为平陆县农发行行长办3个户口,广东连州原市委副书记罗门生涉受贿上百万受审,辽宁政协委员一妻四妾,回应称超生属实,广东公安干部坐拥192套房产,神木农商行又一副行长被指在京有12套房,黑龙江1名反贪局政委被曝与妻子拥有17套房产。」

算算这些官员官职都不大,为什么中国今天总是一堆小官大贪的新闻?综合我曾有过并不多的上公文、跑申请的经验,仔细分析一下其过程,就可以看到权力是如何寻租的。

一、拖公文,一拖两、三个月,可以互踢皮球,没人管,甚至可以上了公文没下文。记得我上大学时台湾也是贪腐成风,拖公文就很普遍,我家曾经要木栅区公所作一个土地丈量好买卖房产,这是市民的权利,却一等三个月没人来,等不及,没办法,只好找关系把钱送进区公所,第二天就有人来丈量了。这样的积压公文,官僚们不用开口,急著办事的人就只好想尽各种方法找上门来,拖,得到的正是寻租的机会。

二、找理由刁难,说这不行那不行,而且官大学问大,可以任意找理由,丝毫没有怯意。国内官员为什么总出些雷人雷语,就是因为一有权就忘了自己的浅薄,平常尽是听拍马巴结的声音,所以再无知的话也敢讲的出口。在一个高度专业的社会里,如果一件事需要实质审查,就应该组织外审会议,找专家来审,行政官僚大多没有审查权,只负责收集资料,指导表格填写,检查表格,并组织专家会议,有了这样的分寸,办事人员就没理由拖公文了。这情况甚至发生在学术界,就是我们天天在讲的学术机构行政化的问题。学术工作是最专业的,不是同行不能了解,但有一些学术外行的办事人员也敢在学者面前对学术工作说三道四,中国为什么产生不了大师?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外行领导内行之下,学者要为稻梁谋而折腰,一个学者挺不直腰杆的地方如何出的了大师?

三、任意修改流程,虽然行政流程大都是公示的,但在办事的时候却很奇怪,A说的和B说的可以不一样,让人不知所从,事情好像在办,却又好像永远办不完,这样可以把事情拖住,让流程不顺畅,比比看谁有耐性,谁能付出无止无尽的体力一关一关的跑。

四、利用信息不对称。很多办事员该办的事有法不依或法多而乱,所以官僚就利用不透明,利用人民对官僚作业的不熟悉而“威胁”不从者。没事说成有事,小事说成大事,民众被唬的一楞一楞的,就只好赶快屈从。

五、自我扩权,在信息不对称之下,一些不需要过审的事情也被要求过审,不依规则办事,增加送审的文件,好作刁难,正是小官用来寻租的好方法。更糟糕的是,国内一些机构还可以用红头文件下这个命令、那个办法来扩张自己的审批权。

正是因为这些小官可以积压公文,可以任意刁难,可以流程不明,可以忽悠人民,甚至可以自我扩权,而这些行为一点后果都没有,不会得到处罚,所以小官就肆无忌惮地等着寻租。今天之所以民怨甚多,一半就是因为这种官僚主义造成的,虽然中央早已看到其中的危险性,三令五申要地方收缩审批权,要把审批型政府变成服务型政府,但官僚们就是不依,因为上上下下官僚主义中的“潜规则”早己将官僚系统凝聚成一个利益集团,相互包庇以留下大量寻租空间,所以今天的改革难就难在这里。

小官之所以能大贪是因为这样的官僚体制,而留给民众最主要的印象就是小官的拖沓与刁难。其实很多国家很多政府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就是公文电子化,不准积压公文,公文出去政府收到,民众就可以追踪,那个部门拖著不办,就会被察觉,被投诉,就会影响其政绩。我问了一个主管县政的朋友,为什么公文电子化在国内这么难推动,他说电子化很容易,关键还是在审批权,取消审批权,官僚只要核对信息、文件是否正确,就很容易要求其准时批文。而他小小一个县,要想作到电子化就必须收回六百多项审批权,每一项都是官僚的寻租机会啊!官僚利益集团的反抗之大可想而知,他说他办这事可是「提著脑袋」在干啊!

要把小官的权力「关进笼子中」,如何减少审批,流程透明是关键。只是过去每次审批制改革却都是审批越改越多。现在广东,尤其是顺德,正在进行又一轮的审批制改革,其成败正是新一波政治社会改革的关键,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