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一梦

作者:佚名   编辑:方晓罡   浏览次数:715 次   发布时间:2018-04-17 00:20:00   打印本文

  中午下起了倾盆大雨,灰蒙蒙的天气笼罩着春天的广州市。昨夜熬夜到了凌晨12点,似乎是积累的激动不安一下子爆发。人与人之间的情绪是会相互感染的,人类是群体动物,谁能像小说中的鲁滨孙那样,能孤独地在荒岛生活上十年呢?


    《虚构》中的古村落不能,《爸爸爸》中的平凡人也不能。


    有很多话想要写下来,和读者们分享。拿起笔来,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始。一支笔可以承载万千沉重的情感,而我的喉轮却不能让我的声音被认可,经常因为讲错话,令场面尴尬不已。电视剧里,宫女因为乱说话,被赶出宫。如果我是主人公皇后,面对有人造谣生事的时候,就会杀一儆百了。没人喜欢惹麻烦的人。但云汐看到了宫女不是故意的,而不是像我这样一棍子打死所有。这是我不会察言观色的缺点所在。


    昨夜也下了雨,在淋淋沥沥的雨声里,我下班以后,步入地铁站,准备坐地铁回寄宿的姨妈家。与往常不一样的是,刚进站就看到一幕恐怖的场景:一个工人操作过程中失误,被机器狠狠地抛向空中,然后重重地坠下地面。他身边的人,没有哭没有笑,像是平常一样继续作业!


    为何他们都是冷冷的,像机器人一样?我吓坏了,快步地退出了地铁站。本想到公交车站去的,脚步却不知不觉地跟着前面行走的人,在黑暗里到了一处陌生地。那是一片雪山,除了黑暗中闪亮的雪,什么也没有。


   雪山毫无生气。我迷茫地问一个个路人,为什么都是要往前面去,没有第二条路吗?前面是什么地方?没有人理我,所有人都像行尸走肉,没有表情地奔走在积雪上。


    最后, 不得不伸出手臂,挡住一位落在后面的人的去路,他冷冷的看着我,说了两个字“比赛”。是爬雪山比赛!一阵寒风让我打起冷战。那雪山的形状就像一座坟墓,冷冰冰的。我决定回家。


    往回看看,走过来的路变成了深不见底的峡谷。无路可退。绝望让我委屈、难过,我只有停留在原地不动。恍惚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热情的女生来了。我们聊起了相互的经历,彼此惺惺相惜。她身上的红棉袄让我感到无比温暖。她也和我一样,在这里迷路的。她说要参加登山比赛,让我在这里等她。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忽然,一个大雪球从山上滚下来,唯一倍伴我的朋友瞬间被辗平,并随雪球落下了深渊!

 

    回过头来,之前聊过天的一个人从山坡上下来,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机械地淡然地看着我说“这是她的命运,没事”!


    我抄旁边的小路走了出来。盲无目的地向前走去。仿佛过了很久,火车站的灯光照亮了眼睛。这是那个女生告诉过我的地方。熟悉的人行道、路标、天桥,随着脚步的推移慢慢地出现。兜兜转转,走回来了,回到家了!


    这时阳光透过窗帘,照入了我的房间。手机显示是清晨8点。迷糊地醒来,这惊悚片似的梦境终于结束了!我好好的躺在床上,只是比平时晚起床了一小时光景。


    心理学家说,梦是排泄负面情绪的窗口,白天专注于工作,无法及时照顾到自己的情绪,负面的能量就会在入睡后涌现。随着梦境的展开,负面能量慢慢地得以宣泄、减少。清晨醒来又是满满的正能量了。


    无风不起浪。潜意识中觉得,这梦和过去的经历不无关系。多年来,我身边的同学、老师排斥我,就像梦中的不会哭泣不会笑的行尸走肉对人情的冷漠。他们追求着冷冰冰的规章制度和所谓的潮流,无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关系。过得这么累,还乐此不疲!而那个陪伴我的女生,是婉雯,是妈妈,是伟娟,是锦君,是燕婵。她们被吃人的世俗观念吓坏了,变得和庸人一样了。


   值得庆幸的是,老天有眼,我还能慢慢地远离坏人,好好的生活,能慢慢地改变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