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话,说透了人的灵魂

作者:佚名   编辑:丁磊   浏览次数:5183 次   发布时间:2018-03-13 21:28:11   打印本文

或许你不认识纪伯伦,但你肯定听过他的《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The first time when I saw her being meek that she might attain height. 

第一次,当它本可进取时,却故作谦卑。

The second time when I saw her limping before the crippled.

第二次,当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The third time when she was given to choose between the hard and the easy, and she chose the easy.

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了容易。

The fourth time when she committed a wrong, and comforted herself that others also commit wrong.

第四次,它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The fifth time when she forbore for weakness, and attributed her patience to strength.

第五次,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The sixth time when she despised the ugliness of a face, and knew not that it was one of her own masks.

第六次,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And the seventh time when she sang a song of praise, and deemed it a virtue.

第七次,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以上这篇译文《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出自纪·哈·纪伯伦的手记,摘选自《先知》。

 

《先知》是纪伯伦创作于1970年的散文诗集,它被认为是纪伯伦的“顶峰之作”,在这本书中,纪伯伦创造了一个充满挚爱和睿智的东方哲人形象。通过不同职业者向亚墨斯达法的提问,进而讲述了自己对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中诸多问题的哲理思索。

 

智者回答了人们提出的爱, 婚姻,孩子,施予,饮食,工作,欢乐与悲哀,居室,衣服,买卖,罪与罚,法律,自由,理性与热情,苦痛,自知,教授,友谊,谈话,时光,善恶,祈祷,美,宗教,死,逸乐等26个方面的问题。

 

这是一本关于生命、艺术、爱情、人性的格言书,值得反复品读。除了哲理以外,诗集还富于音韵之美,诗集中奇幻的想象和灵动的文字,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色彩。



纪·哈·纪伯伦(Kahlil Gibran)是美籍黎巴嫩阿拉伯作家。被称为“艺术天才”“黎巴嫩文坛骄子”,是阿拉伯文学的主要奠基人,20世纪阿拉伯新文学道路的开拓者之一。

 

其主要作品有《泪与笑》《先知》《沙与沫》等,蕴含了丰富的社会性和东方精神,不以情节为重,旨在抒发丰富的情感。


纪伯伦和鲁迅、泰戈尔一样是近代东方文学走向世界的先驱。

 

夜凉如水,读纪伯伦,有种万物静寂,只余空灵的感觉。


他思想里的神性远远超过了普通人思考的范畴,触及的是人类灵魂里阳光照不到的角落。所以,他将自己隐喻成先知穆斯塔法毫不为过。


甚至,我开始怀疑这位生于黎巴嫩的哲人是否真正与我们同生共长在一个世界里。他的思维里充满了神谕,字句如箴言。


我们听着《先知》的声音,灵魂鼓荡。



纪伯伦散文诗的魅力正在于他近乎神性的哲理。


哲理没有损害他的诗歌,因为他的哲理,他的诗歌才得以在精神和艺术上产生超拔。


特别是情景的设置,让我们首先预付了悲壮。在《先知》的结尾,我们看到:船拔锚起航,亚墨斯达法弃岸登船,纪念着亚墨斯达法所说的:

“一会儿的工夫,在风中休息片刻,另一个妇人又要孕怀着我。”


一个缓慢的收场:事物渐渐远离,直到从目光的尽头消失;而那些情感、理智与氛围,却悄悄地潜入了我们的灵魂,化作了我们生存的感觉。

 

我合上了《先知》,但《先知》的声音永不止息。


或许,哲人生来注定苦难。中国古代思想家先秦诸子经历了中国历史上最为惨烈的战国时期,使他们将思想关注于“天下”的济世安民。


然而,1860年土其其帝国的宗派之战,为纪伯伦家族造成了一生的影响,也直接导致了他十十岁时,举家迁居美国。


在母亲逝世后,纪伯伦不得不能不以文和画换钱偿还巨额债务,15000美元。他文字里的智慧与哲思是与现实生活承受的苦难无法分割的。

纪伯伦的创作领域极其广泛,包括绘画、小说、诗歌和散文。


在文学作品中,他运用了隐喻的手法,自己就是穆斯塔法;奥法里斯城是纽约;女预言家埃尔梅特拉是他的好友埃尔梅特拉;穆斯塔法出生的岛屿就是黎巴嫩。


《先知》从穆斯塔法奉主之意船临奥法里斯城开始,以爱之名义发表了二十六次演讲,涉及人生的重要主题,比如婚姻、孩子、饮食、劳作等等。



在《罪与罚》里,你不得不佩服纪伯伦对人性的深邃洞察力,以及万物生灵仁爱为本的思想。


他说,“犯罪者常常是受害者的祭品”,“当黑线被扯断,织工应检查整块织物,也要检查织布机”,“对肉体上杀人却精神上被杀的人,你们如何处罚”。

 

在世界各国,是否保留死刑一直是法学界热议的焦点,仿佛只有夺取生命才能够遏制犯罪。


讽刺的是全球的犯罪率高居不下,大有上升趋势,就连挪威这样低犯罪率的国家也爆出了校园屠杀事件,全球一体化的概念首先在犯罪上统一了。

 

在两百年前,纪伯伦已经提出消灭犯罪的本质是分析根源,而非加重惩罚。入狱或死刑是对犯罪最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法。


这条路,我们走了两百年,依然未走完。 



在《先知花园》(《先知》的续篇)里,纪伯伦的世界里充满对世间一切的爱怜,对家园、民族、四季、孤独……纪伯伦生来就是肩负着为我们诠释灵魂的责任,他完美地谢幕,留下简短的字句供我们颂读思索。


如果你没有信仰,请将纪伯伦作为你心灵智慧课本;如果你有信仰,也请将心灵的入口向纪伯伦的文字开放。

这个世界,纪伯伦曾经来过,是我们的大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