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贪官和珅 其实是个暖男

作者:佚名   编辑:璟薇   浏览次数:902 次   发布时间:2018-11-17 19:06:03   打印本文

人,都是有复杂性的,无法完全用简单的善与恶、是与非来评判。柴静曾说过一句话:当你了解世事的复杂性时,你便不会轻易地褒贬。的确是这样。能否看到这种复杂性,能否不轻易褒贬,能否不非黑即白一刀切地评判一个人或一件事,是一个人成熟与否的体现。

有一个人,可以作为这个道理的绝佳例证。他是和珅。

和珅,可谓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贪官,在清宫剧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些影视剧,也进一步夯实了他在老百姓心中贪得无厌的恶人形象。和珅贪,这是一定的。但这是否就是和珅的全部?这个人身上是否就真的一无是处、毫无闪光的地方?恐怕有待考量。

本文无意为和珅翻案,而只是要借着他,来说说人的复杂性,说说人性的多面性。当我们把和珅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人来看待,起码能看到,他的身上还有一个闪光点,一个让人动容的很大的闪光点,那便是他对妻子的挚爱与忠诚。无论他多么恶,至少在妻子面前,他是一个好人,一个暖男。

古代男尊女卑,和珅与妻子的感情之事,正史中并没有记载。下面说到的这些事,出自野史,却并不一定就是空穴来风。因为野史很多时候所记载的,正是正史所不愿记载的事。有一句话也说,“无风不起浪”,就算是野史,恐怕也是有所依据,尤其是对和珅这样口碑严重不佳的人,若非确有其事,就算野史又怎肯记他一点的好?

和珅的结发妻子,是当时的宰相英廉的孙女,名叫冯霁雯。她与和珅结婚时,和珅正在官学读书,是一名大学生。冯霁雯出身名门,性情温顺,与和珅结婚后,她相夫教子,对和珅体贴入微。和珅也很爱冯霁雯,在冯霁雯面前从来不横行无忌,为所欲为。有人说这是和珅惧怕老丈人的权势,他还是小人物时这样说还说得通,等他权势熏天时他依旧那般,再这样说就说不通了。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想,那是在旧时,又是像和珅这样的大官,不是应该三妻四妾,但仍然每天寻花问柳、生活糜烂,才对吗?

是的,和珅的确有妾。但这些妾,都是经过妻子冯雯雯同意的,甚至是妻子主动为他纳的。从这一个细节,也能看出和珅对妻子有多在乎,因为若非他本意,他根本不用这么勉强。但对于他们的夫妻感情,这仅仅只是个引子,和珅对妻子的用情至深,还远远没有得到充分体现。得以充分体现并因而感人至深的,是他与妻子的生死诀别。

和珅与冯霁雯感情深厚,恩爱甚洽。可是,由于他们的小儿子夭亡,四十七岁的冯霁雯悲伤过度,身染重病。和珅忧急万分,在七夕这天花重金为冯霁雯举办了一个盛大的祈祷活动。当时,和珅豪华的府第中搭起了彩棚,供起了牛郎、织女的牌位。

和珅虔诚地为病中的冯霁雯默默祈祷。但是,和珅的祈祷对于病入膏肓的冯霁雯并未起到什么作用,她依然病势沉重。和珅仍然不死心,在农历七月十五——传统的鬼节这一天,又贿赂起鬼神。冯霁雯居然熬过了七月十五,但是,她最终未能熬过中秋节,在嘉庆三年的中秋之夜病逝。

冯霁雯的去世让和珅悲痛欲绝,他用隆重的葬礼来表达自己的深情与沉痛。极度伤心中的和珅,还为妻子连写了六首《悼亡诗》。其中的一些句子,催人泪下。

扬此一坯土,泉址会相随。

今日我送伊,他年谁送我?

哀哉亡子逝,可怜形影单。

记得去春时,携手凭栏杆。

今春花依旧,寂寞无人看。

折取三两枝,供作灵前观。

这些诗句质朴而深情,其中的悲伤与疼痛,是装不出来的,他也用不着装。比起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和珅的文采或许差了些,但其中的浓情,却并没有差别。

安葬完妻子,和珅又下令将冯霁雯生前居室中的一切都按原样摆设,永远不让别人居住。和珅还时常去那里凭吊,怀念亡妻。

和珅对妻子深沉的爱意与敬重,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背后的原因,恐怕并非只是简单的男女之爱——就算那是主要,而特别值得回味和咂摸。

和珅的伯乐,是妻子的爷爷英廉。那时的和珅还一文不名。正是在他一文不名的时候,英廉发现了他、培养了他。正是在他一文不名的时候,英廉把自己唯一的孙女下嫁给了自己。那么和珅对妻子的爱和敬重背后,必定有着一份感恩之心。

和珅幼年父母早亡,在家里,他缺乏关爱;在外面,他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或许正是因为妻子的到来,才使他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暖。官场之中的和珅在尔虞我诈中游走,但这些尔虞我诈中的冷酷无情、扭曲疲累,未必就是他想要的东西,只要他还是一个正常人,只要他还有着安宁的渴望。或许只有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和珅才能够坦坦荡荡、柔情似水,这或许才是他最真实的生命状态,至少是一部分。

这就是和珅的复杂,也是人性的复杂,人生的复杂。贪得无厌、权势熏天的和珅,心中都有知恩图报、用情至深的一面,何况是我们这些并未被欲望和名位扭曲太多的寻常人?当你有怨、有恨的时候,就想想和珅、想想和珅所诠释的那个道理吧。看到了,想通了,心或许就能宽容一些,活得或许就能平和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