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遭遇折射社会巨变

文章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编辑:石头   浏览次数:18170 次   评论:[已关闭]   打印本文

回首往事,发现一个事实:我已经留了十多年的中长发型。在那之前,我曾经留过多年的短发发型。留长发的十多年里,除了得到个别友人“儒雅”之类的恭维话之外,没有发生过任何故事。而在留短发发型的最后一年里,却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情:

那是澳门回归前三年,我奉派到澳门一所大学教中文。为了支取薪水,我需要到校方指定的大西洋银行(葡萄牙人开办)开设一个账户。在一楼营业厅向小窗户里递进去开户申请书,立即走出一个经理模样的人,恭恭敬敬地邀请我到楼上贵宾室,说是要跟我聊聊理财的问题。经理模样的人,真的是经理,负责推广理财业务的经理,普通话说得磕磕巴巴的,但口才不错,业务熟悉,条理清楚,娓娓而谈,循循善诱,直说得我这个毫无理财头脑的人都跟腊月的萝卜似的——动(冻)了心。终于,我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你们这个理财项目,是没有准入门槛的吗?”他没听明白,我改说“条件”后,他明白了。“条件当然是有的,但是,对先生你一定是不成问题的啦。只要月收入在五万元以上,就OK了。”当年“葡纸”(澳门币)没有“港纸”值钱,但比起人民币还是稍微值点钱。尽管当年校方给我发饷,标准跟本地政府公务员相当,是华资单位相当资历从业者的三四倍,但距离五万月薪,仍有不小的差距。自然,我只能向热情四溢的银行经理告辞。

在办公室,我把自己的这个经历当作笑话跟同事们一说,澳门籍同事中有愤愤不平的:“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哪个银行经理把我请到楼上贵宾室,奉为上宾的。你一来就被请到了贵宾室,太不公平了!”

事后分析,我为什么有机会得到那样的隆遇,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澳门赌场里开始频现一掷千金的内地男子——这些男子有一个共同点,都留短发发型。就是说,我因为也留着短发发型,被当成了到澳门豪赌搏运的内地人。听澳门朋友讲,在那之前,最受澳门赌场欢迎的中国人依次是讲广东话的香港人和讲“国语”的台湾人,讲普通话的内地人,颇受冷落。因为,那个时代,“内地人”几乎就是贫穷的同义词。

这一次短发事件,小而言之,不过是我的一段逸闻趣事;大而言之,它却折射了中国地区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化:内地经济迅速崛起。